手機版 | EN
主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動態 >

胡靜林:國家醫保局首任掌門人的選擇題

發布于:2018-06-06 14:58  分享
國家醫療保障局(簡稱國家醫保局)終于揭開了面紗,并迎來首位掌門人——原財政部副部長胡靜林。

5月31日,機構改革中需要重新掛牌的25個國家部委中最后一個揭牌部委——國家醫療保障局(簡稱國家醫保局)終于揭開了面紗,并迎來首位掌門人——原財政部副部長胡靜林。這位改革開放以來權力最大的醫保主管部門主官,將面臨一道選擇題:究竟是更依賴“市場之手”還是“政府之手”,來完成黨中央、國務院交付的使命,進行一場醫療、醫保、醫藥聯動的綜合改革。



過去3個多月來,健康點訪談過20多位醫療、醫藥、醫保界專家,均未在國家醫保局長的名單中出現過“胡靜林”三字。光就履歷而言,胡靜林并無醫療、醫保、醫藥任何一個領域的從業經歷——這是上述專家錯失擬任醫保局長正確答案的首要原因。


財政部官網簡歷顯示,現年54歲的胡靜林是經濟學背景出身,從中國人民大學工業經濟系、勞動人事學院研究生畢業,博士學位。在調入財政部之前,他曾在原國家國有資產管理局任職6年,官至企業司副司長。這段光陰,他與醫療衛生事業和產業,毫無交集。


1998年,胡靜林開啟了在財政部的20年職業生涯。他先后在財產評估司、經濟建設司任副司長。2004年起,他先后踏上經濟建設司司長、辦公廳主任這兩個正廳局級崗位。2009年,他升任副部長級,任財政部部長助理、黨組成員。

截至擬任國家醫保局局長之前,從部長助理到副部長,胡靜林已在副部級崗位上呆了9年,其間輔佐了謝旭人、樓繼偉、肖捷、劉昆等四任財政部長。也正是這九年間,健康點梳理大量官方文獻獲悉,胡靜林有一條與醫療衛生的暗藏線索。


盡管與醫療衛生更直接相關的財政部社會保障司由另外的副部級領導分管,但胡靜林兼任了國務院議事協調機構的一個重要崗位——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簡稱扶貧領導小組)副組長。這個早在1986年就成立的機構,組長是國務院副總理,胡靜林是其中財政部的唯一代表。



作為“醫界門外人”,胡靜林并不孤單。


健康點從上述消息渠道獲悉,其中擬任命的3位副局長,正好來自于被國家醫保局整合職能的三個部委。不過,3位副局長的業務分工,仍未公開。


2018年3月,全國兩會期間,“國家醫療保障局”七個字首次亮相。這個部門既不劃歸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簡稱人社部),也不劃歸新組建的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簡稱衛健委),而是成為獨立于上述兩個部委的國務院直屬機構。


在此期間,獲得全國人大代表們審議通過的《關于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的說明》解釋說,國家醫療保障局“將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城鎮職工和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生育保險職責,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的新型農村合作醫療職責,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的藥品和醫療服務價格管理職責,民政部的醫療救助職責整合”。


然而,和其他國務院新組建的部門一樣,他們要經歷長短不一的過渡期,在這段時期內,他們是沒有法定辦公人員的“光桿司令”。國家醫保局的司局級單位、處級單位的職責、機構、人員,有待中央“三定”規定予以敲定。“三定”規定是指某個行政機構關于主要職責、內設機構、人員編制的規定。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對此指出,要理順部門職責關系,避免政出多門、責任不明、推諉扯皮。




從現在起,到“三定方案”頒布時止,擺在胡靜林和他的同事們面前的第一要務,是明確國家醫保局的風格和打法。


3月22日,在新華社發表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誕生記》中提到,新組建的國家醫療保障局,就吸收了基層探索經驗。該文章說:“福建三明,過去醫保虧損嚴重,醫患矛盾突出。幾年前圍繞醫藥、醫保、醫療推進“三醫聯動”,獲得了“藥價下降、醫務人員收入增加、醫保扭虧為盈”三贏。如今,這一經驗被方案借鑒。”


福建三明經驗,被醫藥界稱為“三明模式”。2016年12月,來自華潤雙鶴戰略管理部的一份醫保支付標準研究報告顯示,三明市以國產仿制藥的最低價作為醫保支付價的標準,結果是部分跨國藥企的產品開始出現價格“跳水”。


“改革一定要有一方犧牲利益。”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下屬一位研究機構的專家告訴健康點,三明把刀砍向了藥品,讓利給了醫生,病人從自己的藥費來看,似乎沒有得到什么好處。但病人的獲益是,比以前少吃藥了。至于這一改革與居民健康水平的關系,該專家認為,還要再觀察一段時間,看五年之后,當地的人均壽命、死亡率等指標出現哪些變化。


不過,這位專家承認:“三明改革的精細化(程度)還不夠。”與其說結果正義,這更像是一個程序正義的命題,也就是說,在推動醫改的過程中,“政府之手”和“市場之手”各自擺放在什么位置,才是合乎法律和制度的。


在健康點的攜手推動下,全國政協委員、致公黨上海專職副主委馬進教授草擬了全國政協大會發言《優化醫保目錄推進健康精準保障》。馬進提出,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醫保部門,尚未全面建立面向社會的公開征求意見機制,醫保目錄決策機制尚未從“行政主導,內部決策”轉型至“專家共治,社會參與”。馬進建議,設立國家及地方醫保用藥目錄專家委員會,吸納包括腫瘤臨床醫學、創新藥研發、衛生技術評估、藥物經濟學在內的各領域專家進入委員會,并向全社會公開評審標準和流程。


然而,在支付方、采購方和監管方之外,國家醫保局和擬任局長胡靜林還背負了支持特定產業等更多眾望。比如:


——支持社會力量增加醫療等服務供給。……支持中醫藥事業傳承創新發展。鼓勵中西醫結合。(國家醫療保障局等按職責分工負責,國務院,《關于落實〈政府工作報告〉重點工作部門分工的意見》)


——支持新藥臨床應用。完善醫療保險藥品目錄動態調整機制,探索建立醫療保險藥品支付標準談判機制,及時按規定將新藥納入基本醫療保險支付范圍,支持新藥研發。各地可根據疾病防治需要,及時將新藥納入公立醫院藥品集中采購范圍。鼓勵醫療機構優先采購和使用療效明確、價格合理的新藥。(中辦、國辦,《關于深化審評審批制度改革鼓勵藥品醫療器械創新的意見》)


但一些醫保官員和專家并不認可。


改組前的某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醫療保險處一位處長表示,醫保基金的定位是社會保險基金,而非產業發展基金,不宜越權去參與到對特定產業的鼓勵或限制過程中。“我們積極地響應國家的相關政策,包括醫保配合產業發展的政策。但醫保政策的首要目標,是站在參保人員的立場,確保醫保基金的有效使用,優先保障老百姓看得起病。”這位官員說。


對此,胡靜林有據可查的第一份公開文獻,發表于1989年,作為當時新成立的國家國有資產管理局的工作人員,從國有資產管理的角度,他和回應了政府與市場邊界的定位問題——


“國家和企業之間在財產的占有、使用和處分上,不再是行政隸屬關系,而是一種財產關系。”“形成了‘國家調節市場、市場引導企業’的運行機制。”


此后10年間,胡靜林先后著(譯)有《國有企業改革和途徑》、《美國聯邦政府預算》等多部論著。今天看來,如何像花好財政預算一樣花好醫保基金的錢?如何像國有企業改革一樣制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的支付政策?擺在這位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的經濟學博士面前。


只有時間,知道答案。


來源:健康點healthpoint




標簽:
------分隔線----------------------------

  • 相關資訊
  • ?
    二維碼
    在線留言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频